清霖

吃星柯,龙墨,其他杂食,写点文。

枫(校园,现代)


1
大概是摩柯刚刚十六岁的时候,他总是会梦到一颗枫树,枫树很高很大,但枝桠却离地很近很近,近到,梦中那个小小的他也能轻松的爬到枝桠上。甚至不需要枝桠上另一个人的帮助。而每当他成功的爬上去之后那个人总是会对他露出笑脸,然后轻轻的刮下他的鼻子,再然后梦就醒了,梦中人的脸也变得模糊了。
“所以说,你最近老是梦到一个女孩子?但看不清她的脸?”朋好友夸张的说到“啧啧啧,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你这么频繁的梦到同一个人,还是个姑娘!这说明!”“说明什么?我可连她的脸都没看清呢,而且梦里我才差不多5岁。”打掉好友不知道什么时候搭在肩膀的手,摩柯语带嘲讽的说到。“哎!那可不好说,万一这预示这你终于要发育了,终于不用再站在跑操队伍的第一排了呢?你说是吧。”说着还朝摩柯挤了挤眼睛。“那可算了吧,我觉得我这人还听讲义气的,什么时候你开始脱离了第一排的位置我也再开始发育也不迟,不过,这个星期你也别想让我帮你通关游戏了。”成功的让好友闭上了嘴的摩柯心情大好的打开物理课本,开始复习期中考的重点。被晾在一边的好友安静了一会儿后,又忍不住开始闲扯“摩柯,你知道咱班来了个转校生吗?据说是从二高转来的,成绩超好!也是理科的。”摩柯翻了页书,“所以呢?”“所以你这年纪第一的宝座可能不保了啊,唉呀,终于有人要把你挤下去啦!”好友一脸坏笑的看着摩柯。“来就来呗,我还觉得每次稳拿年纪第一没什么意思呢。”“哇!不愧是徵羽摩柯,厉害厉害。”好友笑眯眯的看着摩柯。
结果期中考就变成了年纪第二。年纪第一正是那个刚转学过来的新生。这简直是奇耻大辱!摩柯看着比自己还震惊的好友。默默吃到了被自己捏断的巧克力棒。静静地看着书。虽然当事人很冷静,一向聒噪的好友也难得的安静了,但徵羽摩柯却觉得平静不下来。心里似乎有火在烧一样难受。本来平放在腿上的手,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悄悄的攥成了拳头。
期中考试完了是会有颁奖典礼的,第一名还要去做演讲,聊聊学习心得什么的。但摩柯没想到这次演讲的人还是他。
“摩柯来了啊。有什么事吗?”
“老师,这次第一名并不是我啊。为什么还要我上台演讲呢?”
“啊,这个啊……正好,班长你去把钱星尘叫过来。”班主任并没有回答摩柯的问题,而是
让班长把年纪第一叫了过来。徵羽摩柯满肚子疑问但是看着班主任笑眯眯的脸,什么也问不出来。他来询问为什么不是第一名演讲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。接下来看看班主任卖的什么瓜好了。
过了一会儿,星尘来了,安安静静的站在摩柯的旁边。
摩柯看了眼星尘,心想,这姑娘发量挺多的。有点羡慕了。
“摩柯啊,这次还让你来演讲,没什么别的原因,主要是因为啊,星尘她没办法在人多的场合演讲,有心理障碍。所以这次演讲还是你。”班主任边说边慈爱的看着星尘,像是老母鸡看着刚破壳的小鸡。
“另外,摩柯,我想交给你个任务。”
“什么?”摩柯感觉有点不太好。
“医生说,星尘这种状况是可以康复的,但需要他人的帮助,星尘刚转校过来,没什么认识的人,老师希望你能承担这个重任,帮助星尘早日恢复。”
???哎!!!摩柯有点懵。这信息量好像有点大。
“所以就把你们两个调在一起好了。星尘,可以吗?”
星尘微微点了点头。两侧的刘海挡到了她的脸,摩柯看不见她的表情。
哇!少女,你怎么这么轻易就答应了!!可恶,这么一来,我也只好答应了啊,可恶。
“那摩柯你么。”班主任又看向摩柯。
“行。”
“那就这么定了星尘你先回去换下位置我再和摩柯说几句话。”
名为星尘的少女安静的离开了。就像被风吹走的叶子一样。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。
星尘走后,班主任收起了脸上的笑容,叹了口气“摩柯,你知道为什么星尘要转校过来吗?”
摩柯摇了摇头并在内心悄悄诽谤。
“本来星尘的病已经快好了,但在她原来的班级里,有个女孩子嫉妒她,带头欺负她,因为那个女孩算是校园老大的原因,到后来差不多半个班级的人都跟着欺负她,还有一些别的班的人也欺负她。导致她的心理障碍更加严重了。本来还能在课上回答下问题,后来连和别人说话都不行了。”
“摩柯你是个好孩子,待人和善,聪明有耐心。老师希望你能帮帮星尘,老师也不求你帮她克服障碍,只希望你能让她在和你同班这段时间里能过的开心一点。”
摩柯看向班主任,似乎在考虑他的话的真实性。
过了会他说
“要是让别人知道我的第一是被这样的小姑娘抢走的,那可太丢我的脸了,要是再让她被别人欺负去了,那我还要不要活啦,老师放心,以后他就是我罩着的人了。我徵羽摩柯保证不会再让她像过去那样了。”
“哎呀,那就好,那你先回去吧,这边没什么事了。”
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呢?走出办公室门的摩柯想。

从办公室回到教室后没多久就放学了,徵羽摩柯刚把东西收拾好,就发现星尘不见了。这跑的也太快了吧,摩柯想。
“徵羽摩柯!!你说!!你是怎么和这么一个美人做成同桌的!你贿赂了班主任吗???!!”
艾庞庞一脸幽怨的趴在摩柯桌子上,大有你不交代我就不走的架势。摩柯从艾庞庞胳膊的缝隙里掏出了自己的课本。
“我才没贿赂老班呢,不过,你可以理解为,老班不满意我这次成绩,把我俩调在一起,用来警示我。”摩柯摇头晃脑的说。
“哎,我怎么听你这语气有点欠扁啊,我说,她夺你第一的仇,你不记了?”
“记!当然记了!不过,记仇是记仇,在学习上记记就行了,总不能平时也记吧,那不成幼稚园小孩了吗,幼不幼稚。”
被拐着弯说了幼稚的艾庞庞同学不想说话。
tbc